FANDOM


強颱風吉古拉斯
Severe Typhoon Kay-Dooblurvay

形成日期

2012年6月3日

消散日期

2012年6月15日

最低氣壓

930 毫巴

最大十分鐘持續風速

每小時 180 公里

財產損失

逾 10 億 力克

死傷人數

93 死

強颱風吉古拉斯英語Severe Typhoon Kay-Dooblurvay)為2012年太平洋颱風季節的一颱風,因其威力強大並直接影響大東夏首都地區,故該颱風有「Killer」(即殺手)之稱。

發展過程及影響编辑

2012年5月31日傍晚,大東夏天文台報告一個低壓區正集結於北太平洋海面上,並迅速增強中。該低壓區在北太平洋海面上向東北面緩緩移動,並不斷增強。

6月3日下午1時,天文台錄得該低壓區中心風速增強至每小時41公里,遂將該低壓區升格為一熱帶低氣壓,被編號為001。

6日下午6時49分,天文台錄得該低壓區中心風速增強至每小時69公里,中心氣壓下降至989毫巴。天文台當時將其升格為熱帶風暴,並命名為「吉古拉斯」(Kay-Dooublurvay)。當局預測該風暴會持續增強,有可能稍後影響首都地區,呼籲市民作好準備。

8日上午7時32分,吉古拉斯中心持續風速達到每小時89公里,中心氣壓下降至969毫巴。天文台此時將吉古拉斯升格為一強烈熱帶風暴。

9日,吉古拉斯的中心形成一風眼,中心持續風速達到每小時110公里,中心氣壓下降到947毫巴。9日晚上,吉古拉斯獲升格為一颱風。

10日,首都地區受到吉古拉斯外圍下沉氣流影響,天氣變得酷熱。其中,首都天文台錄得34度、首都總統府錄得35度高溫、首都機場及鄰近地區更一度錄得37度高溫。與此同時,吉古拉斯已經進入首都地區600公里範圍,天文台於晚上7時36分發出本年度第一個一號戒備信號。

11日,首都地區天氣持續酷熱,普遍地區於下午時分錄得36度的高溫,但風勢有感增強。此時颱風吉古拉斯不斷增強,獲升格為一強颱風,中心風力一度超過每小時150公里,中心氣壓亦下降到935毫巴,距離首都地區僅450公里。下午4時起,隨著外圍雨帶抵達首都地區,雲量增多,並開始下起雷雨。由於天文台一早已經發出警報,大部份首都地區的市民和政府官員於當日撤離首都地區。離開市區的主要幹道,尤其是往內陸地區的幹道交通大癱瘓,車輛進退不得。當局一度要開放對面全數行車線來疏導車輛。未及疏散的而又沒有安全居所暫避的民眾獲安排於位於首都山上的天文台及附近宿舍暫避。

天文台亦於11日下午3時51分改發三號強風信號。

11日晚,首都地區天氣顯著轉壞,有特大暴雨伴著狂風雷暴。有鑒暴雨情況,天文台於凌晨1時22分發出黃色暴雨警告信號及雷暴警告。此時,吉古拉斯達到巔峰強度,中心風力錄得183公里,陣風更一度超過每小時200公里,中心氣壓低至930毫巴。

12日,首都天氣持續惡化,特大暴雨為首都地區每小時帶來超過40毫米雨量。海水亦開始倒灌入低窪地區。吉古拉斯此時與首都地區距離大約250公里,而首都地區亦進入了吉古拉斯的暴風圈。於上午8時,天文台為首都地區發出八號東南烈風或暴風信號。當天,全首都地區中小學全面停課,大部份政府機構及根據勞工法監管,大部份提供非必要服務的公司都全面停工。專上學院亦取消當天所有課程。首都鐵路露天路段全面停駛,但地下行走的路段仍提供有限度服務。巴士方面,非繁忙路線已經停駛,但繁忙路線仍維持有限度服務。而根據《風暴安全法》,進出首都地區公路即時實施全面封閉,未趕及離開首都地區的民眾須留於安全居所暫避。首都內道路維持開通。於海上的船隻亦須返回首都及鄰近地區數個避風塘避風。天文台亦於當天改發紅色暴雨警告信號,並發出山泥傾瀉警告及水浸特別報告,呼籲市民切勿靠近山邊及勿於低窪地區逗留。暴雨於當日加劇,每小時下降逾50毫米雨量。市内多棵百年老樹因承受不了狂風暴雨而倒塌,有至少15名市民被老樹壓倒而受傷及死亡。由於吉古拉斯逼近,天文台於下午3時表示將於未來數小時發出九號烈風或暴風增強信號。

12日下午4時27分,天文台改發九號烈風或暴風增強信號,表示市内風速已達到暴風甚至颶風水平。而根據《風暴安全法》,當晚電視台被徵為風暴消息電視台,二十四小時發佈暴風消息,直至天文台重新改發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為止。記者繼續可以到戶外安全地方採訪風暴消息。按照《風暴交通法》,首都鐵路及所有巴士線於下午4時27分亦宣佈將於當天6時20分後實施全面停駛。

13日凌晨2時10分,天文台改發黑色暴雨警告信號。

而截至13日早上6時,颱風吉古拉斯已經為首都地區帶來超過220毫米雨量。但由於吉古拉斯逐漸靠岸,強度開始有少許減弱。於上午8時,颱風吉古拉斯中心風速達到165公里,陣風仍然超過200公里。吉古拉斯當時已經處於首都地區100公里範圍內,市内大部份地區已經錄得颶風風力,其中位於海邊的一所氣象記錄儀更一度錄得陣風225公里。該記錄儀稍後與天文台失去聯絡,並不排除已經被洪水沖走。外界亦質疑天文台為何於此時不改發十號颶風信號。天文台則辯稱,天文台當時所錄得的風速只是115公里,並未達颶風風力,拒絕發出十號颶風信號。

當日據電視台採訪,由海邊一直伸延8公里到天文台山的首都填海及沿海區域已經被水浸,其中原先首都海岸線已經不能辨認,成了海洋的一部份。逾5米高的大浪不斷沖刷天文台山邊令天文台山不斷有山泥傾出,險象橫生。首都鐵路位於海岸邊的鐵路站全面水浸,月台彷彿變了游泳池般,損失慘重。

然而,於13日9時32分,吉古拉斯以中心持續風速161公里於首都外約10公里處登陸,風眼卻剛巧掠過首都地區,令首都地區感受到風暴最強的一面。登陸後颱風吉古拉斯突然停滯不前,在海岸線上徘徊,於氣象學來說,可說吉古拉斯登陸多次。由於首都一直處於風眼旁,首都地區特大暴雨不停,市内陣風不斷超過每小時200公里。

於上午11時15分,吉古拉斯風眼終於在首都地區盤旋,令首都地區能目睹難得一見風暴中心的寧靜。此時,首都地區頓時變得萬里無雲,原本錄得持續風速逾150公里的首都地區,於瞬間變得靜止。晴朗的天氣令很多民眾紛紛上街查看風暴對首都地區造成的破壞。然而,天文台透過不同媒體呼籲市民切勿在街上逗留,並警告未來一兩小時會有特大暴雨及颶風風力影響地區。亦有小童於街上玩耍時不慎被洪水沖走,至少20名市民被洪水沖走死亡,過156名失蹤。

於中午12時45分,風眼仍然在首都地區上空,但透過雷達圖可看到,風眼範圍逐漸減小,而且開始往北移,預料惡劣天氣將在少於30分鐘後抵達。為向民眾傳達風暴的危險及嚴重性,及因為外界的壓力,天文台決定於中午12時52分發出十號颶風信號。根據《風暴安全法》,市内大小街道安裝了危急警鐘,而於十號颶風信號發出的一剎那,警鐘便立即響起,並持續5分鐘,呼籲市民立即返回安全地方避風。首都地區內的道路亦全面封閉。

於下午1時12分,風眼離開了首都地區,天氣突然變得前所未有的壞,特大暴雨為首都地區帶來每小時70毫米的雨量。天文台於風眼合上之時錄得持續風速達135公里。此結果亦顯示吉古拉斯於登陸後不斷減弱。於下午2時,颱風吉古拉斯集結於首都地區東北面約50公里,並持續帶來暴雨。

風眼離開了首都地區後,風眼迅速變細。下午3時起,吉古拉斯更失去了風眼。雖然如此,但登陸後逾六小時,吉古拉斯中心仍然維持颶風風力,達到每小時120公里。首都地區風速仍然維持於大約115公里,稍遜於颶風風力。

於下午4時28分,吉古拉斯進一步移往內陸,風速不斷降下,中心風力只有112公里。天文台當時將吉古拉斯降格為一強烈熱帶風暴。但受到殘餘颶風帶影響,首都地區普遍仍然錄得持續風速約115至120公里不等,令天文台維持發出十號颶風信號。有市民就質疑,天文台「掛波遲,落波仲遲」(遲遲不發出適當的風暴信號),並質疑天文台工作效率。

於下午5時18分,當吉古拉斯的颶風圈消散,天文台改發八號東北烈風或暴風信號。另外,鑑於雨勢開始變小,天文台改發黃色暴雨警告信號,但維持其他警告。

吉古拉斯移往內陸後因內陸環境乾燥而迅速減弱。其中首都地區雨勢及風勢變小,令天文台於晚上9時22分改發三號強風信號,令較早前的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成為史上最短壽的一個信號。

同日,晚上10時,天文台取消了黃色暴雨警告信號、山泥傾瀉警告和水浸特別報告。雷暴警告仍然生效。當晚,仍然有幾陣狂風大雨。

14日,首都地區因受災嚴重,縱然天氣開始好轉,仍然維持停和停工的安排,但未受淹浸的道路和鐵路都全面開通,巴士亦提供有限度服務。

14日上午11時20分,天文台把吉古拉斯降格為一熱帶風暴,中心風力為75公里。此時,吉古拉斯與首都地區已隔開約250公里。

隨著吉古拉斯遠去並減弱,天文台於14日中午12時18分取消所有熱帶氣旋警告。但天文台警告,與吉古拉斯相關的廣闊雨帶會持續為首都地區帶來大雨,會於星期五下午前為本地區帶來超過75毫米雨量。天文台又警告,吉古拉斯為內陸地區帶來的豪雨將透過首都河流入海洋。下週洪峰將抵至,屆時首都兩旁的河流都有機會氾濫。另外,一道低氣壓正在首都地區以西南900公里處蠢蠢欲動,預料本週末將增強成一熱帶低氣壓,並於下週初有機會影響首都地區及救援工作。

受到吉古拉斯相關的雨帶所影響,天文台於14日下午5時11分發出黃色暴雨警告。

截至14日下午3時,連日來的暴雨已經為首都地區帶來超過450毫米的雨量,比預測之中的多。另外,是次風暴是歷年來損失最慘重的一次,估計經濟損失達100億美元,另外死亡人數亦超過90人,失蹤人數超過450人。

15日上午,天文台為吉古拉斯發出最後報告,其後吉古拉斯於內陸消散。